资讯中心

行业动态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中心 > 资讯中心

中美科技对峙有转圜空间 PC业面临新挑战

发布时间:2019-07-10      来源:DIGITIMES      被浏览次数: 205

中美贸易战短期休兵,华为禁令警报有暂时缓解迹象,PCB业者经历了半年的震撼教育后,多半也都掌握到一套合宜的应对模式,未来带来的短期市场波动应该会越来越小,市况冷热转换速度之快,对业者来说确实也是难以反应。

作为整个电子供应链上游的PCB产业,是整个市场中相对被动的族群,除了距离终端市场较远,难以判断实际下游需求之外,在产能的调配及迁移上也较其他产业麻烦许多,TPCA理事长李长明指出,由于产业特性的关系,PCB业者的资产中不动产的比例一向偏高,所以迁厂难度很高,加上PCB本身受关税直接影响小,这才让PCB业者一直保持按兵不动的状态。

相较于下游组装系统厂早在去年底就开始调整全球生产布局,PCB产业至今从上到下并未有太多太明显的布局调整,业者普遍表示,除了部分有安全疑虑或高阶技术专利的产品,客户会要求一定要在非大陆生产之外,因为关税而要求的产能转移可说是少之又少。业者认为,PCB本来就不在第一波商品清单的关税范围内,加上成本比例偏低,客户也不会要求其一定要转移阵地,转移生产地带来的成本,恐怕还高于分摊的运费成本。

就算有不少负面因子浮现,现在中国大陆成为全球PCB生产重镇的事实,短期内应该很难改变。不管是基础建设还是人力资源管理上,中国大陆具备的竞争优势依旧胜过周边其他地区,甚至上游CCL厂都打算因应PCB生产持续转移至中国大陆的状况,在中国大陆持续扩充产能。业者指出,要让PCB产业从大陆移回台湾已经很困难,转向东南亚难度又更高,短期内这仍是相对不切实际的选择。

目前除了龙头大厂臻鼎配合苹果(Apple)供应链转移而在印度设立后段模块厂之外,其他PCB厂的动向都比较偏向是以自身需求为主,与贸易战本身关联性并不大,比方说健鼎主要的生产基地就在大陆,因此制程投资就都以大陆为主,而欣兴将高阶IC载板的投资留在台湾,其实也是因为欣兴的IC载板制程本来就在台湾的缘故。

而生产基地位在泰国的泰鼎,经历长达9个月转单需求有行无市的困境,在川普宣布新的关税商品清单之后,终于接到第一笔网通产品相关的订单。泰鼎表示,现在不少下游客户已经开始认真考虑在东南亚建立起完整的零组件供应链,不少原本只处在观望态度的客户都开始正视这个问题,咨询的热络程度比以往更甚,下半年有望谈下更多相关的转单业务。

新的商品列表阴影笼罩

美国政府针对下一波3,250亿美元清单课税行动虽然已经暂缓,其中可能包含NB、平板、手机等大宗消费性电子产品,整个电子产业因此人心惶惶,PCB业者也非常担心之后的市场需求会因此受到更进一步的打击。同时,整个供货系统会不会因此重新调整而带来更多沉默成本,也是业者非常关注的重点,瀚宇博德就曾悲观地表示,如果后续3,250亿美元商品也被课税,只怕大家都活不下去。

前一波列表里面包含的产品中,有不少都是本来就不在中国大陆生产的,且规模也不算大,因而下游客户将产能转到台湾或东南亚国家时,并不会带来太大的成本负担,运费的分摊及供货通路调整也很顺利。然而,如果像NB、平板、手机等产量庞大的产品要进行同样的规划,那就很劳民伤财了,虽然还未确定新的关税政策,但有不少业者已经开始客户沟通接下来的供货策略配置。

面对第二波的关税冲击,PCB业者现在应该会逐步确立接下来的主流策略方向,就是中国大陆产能不会变动,至少要能就近服务当地客户;但另一方面高阶产能与投资未来不见得会继续往中国大陆流去,除了臻鼎和健鼎这两家在中国产能比例较高的大厂之外,大多数台湾PCB业者其实一直都是把高阶产能留在台湾。而贸易战现今的发展局势,很有可能会让台厂延续这样的两岸经营策略。

华为禁令后续仍未明朗

华为被美国全面封杀,可能是贸易战以来具直接性的冲击事件。此前华为面临到前所未有的生存危机,而在川习会后带来了些许的喘息空间。虽然多数台厂都强调,华为占其营收比例并不算太高,对营运的影响有限,但华为终究身为全球市占率第二高的手机品牌,其在下半年能带来的营收挹注是相当可观的,若真的华为下半年无法推出旗舰新机,对整个电子供应链肯定会有一定的影响。

不少PCB业者其实对于华为事件并不完全抱持悲观看法,认为即便华为倒下,但换机需求其实不会因此消失,还是会有其他Android阵营业者补上缺口。不过,究竟是谁补上就很关键了,如果是Oppo、Vivo等中系品牌,或甚至是苹果补上供给缺口,那台厂的冲击相对就不会太大;但要是三星电子(Samsung Electronics)成为最大赢家,有鉴于台厂普遍难以打进三星供应链,恐怕就很难补回那些空出的业务。

在基地台业务部分,台厂目前只有上游CCL材料业者如联茂、台耀等等有在相关供应链中,虽然已经有相关出货贡献,但联茂认为华为业务占营收比重只有2~3%左右,短时间内影响有限。加上业界普遍都会与多家领先电信商取得认证资格,因此不会有过度依赖单一厂商的情形,比较担心的是长期下来会不会拖累5G基地台的建置需求,让整体商机爆发的时程更为延后。

撇除单一品牌来看,另一个值得担心的层面是,华为恐怕不会是唯一一家被美国针对而封锁的业者。就目前的局势来观察,只要美国愿意,任何大陆消费品牌都有可能会被封杀到无法经营的程度,虽然台湾PCB业者对中国品牌客户的依赖程度并不算太深,但终究会对业务带来一定的影响。

科技冷战带来的竞争格局变化

就过去科技业的发展轨迹,面对这样的市场变局,拥有深厚基底的领先大厂通常在市场波动过后,反而有机会能进一步取得更大的市占率,而中小规模的业者倘若没办法腾出资本空间来进行技术或业务的开发,就有可能在市场波动期间被淘汰出局。

PCB领先大厂是否能在贸易战后抢下更多市占,关键仍然是技术面,若可以在贸易战期间在技术上拉大与后进者的距离,挺过贸易战的市况低谷后,就有机会在下一波市场反弹取得大幅成长。就PCB产业来看,大者愈大效应通常发生在市场热络的时期,因为领先大厂的高价新品通常在这种时候出货量会更为显著,价量齐升创造出比市场平均更高的成长率,进而推升市占。

举例来说,过去几年市占率节节高升的大厂,无论是软板厂还是硬板厂,几乎都是靠手机市场的成长来提高自己的营运规模,手机产品除了市场广大之外,其产品的技术要求也非常高,因此对于耕耘高阶产品的大厂来说,手机可以说是快速拉大领先差距的关键。

不过,就算是具备领先地位的臻鼎、欣兴、华通、健鼎等大厂,都无法完整地涵盖所有不同的PCB技术产品,中小业者仍然能够透过中低阶或是市场规模较小的特殊产品站稳一席之地,专注中低阶产品的中小业者,在这次贸易战其实也不是没有化危机为转机的可能性。

近期中国大陆不论是经营大环境还是政策上的变化,对于一向靠大量制造中低阶产品的中国PCB厂来说,经营压力越来越大,这使得一些NB、家电等低层数板材的订单,未来很有可能会往台湾或东南亚流动。虽说这些中低层数的PCB产品价格不高,但在多数板厂都为了应对大陆生产成本节节升高而转向高阶产品之际,中低阶产品可能就会出现供给缺口,成为台湾或东南亚的PCB厂的扩张契机。

整体看来,只要市场需求能够维持住,贸易战的戏码怎么演,其实对PCB业者来说都不会有太大的影响。不过,中美贸易战已经逐渐演变成新时代的科技冷战,即便是对于身处电子供应链上游的PCB产业,如何在这样的强权争斗中找到新的营运平衡,将会是业者接下来最大的挑战。

来源: DIGITIMES

X关闭
X关闭